fbpx
《跑出全世界的人:NIKE創辦人菲爾・奈特夢想路上的勇氣與初心》給我的啟發

分享者:Steve Wu 創始人 

對於所有擔負領導責任的朋友來說,成為高效領導者 Effective Leader 想必是畢生追求的目標。怎麼樣能做到呢?關於這方面討論的書籍汗牛充棟,各家管理大師都有其理論與觀察。然而資訊太多,且其中不乏相互矛盾衝突的地方,往往讓人莫衷一是。

矽谷創業投資人、同時也是前谷歌 Google 人工智慧科學家吳軍在去年於「得到」App 的課程吳軍的《矽谷來信》中提到他對領導人三項修煉的看法,我覺得相當簡明扼要,因此想在這裡與大家分享:

第一、領導者不做無用之功

每一個人都可能在某一件事情上遇到別人的反對,都可能因此被情緒所左右。但是,內心舒不舒服是一回事,睚眥必報是另一回事。睚眥必報、​​極小的怨恨也要報復,這​​​​​​​​完全是無用之功,只是圖自己心裡痛快。身為領導者無論是否達到自己的目的,都不應該遷怒他人,要留有後路。如果因為目標沒有達成就把同一個團隊裡的人變成敵人,就是在做負功。所以,千萬不要因為情緒做出沒意義的事情。

什麼是負功呢?就是花了心力與資源,結果造成的是反效果,事情不但沒有進展,甚至相互抵銷。前面提到的隊友變成對手是負功,讓團隊走兩步退一步的錯誤策略也是。例如行銷與業務部門的策略沒有協調,各行其事。領導者無法出面有效整合,導致雙方的努力相互抵銷、資源重複浪費。這也是無用之功。

第二、作為領導者,要當所有人的領導,不能只是自己支持者的領導。

北宋王安石變法失敗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。當時王安石力推變法,非常固執,打壓以司馬光為首的保守派,所以被人稱為「拗相公」。等到後來司馬光當政,又和王安石一樣,打壓過去的變法派,而且同樣的固執。當時支持司馬光的保守派宰相范純仁歎息說,「又是一個拗相公」。

在任何機構中,即使只是一個小單位的領導者,也需要當所有下屬的領導者,而不是僅僅只做自己支持者的領導者。你不可能永遠沒有反對者、沒有對你有所不滿的人,作為領導者,你仍然需要獲得他們一定的支援,至少不能引起他們更激烈的反對,否則即使自己權力在手,做任何事情也會舉步維艱的。

第三、管理者必須控制風險,尤其對於已知的風險,更要有足夠的防範措施和行動。

吳軍以他作為一個矽谷創業投資人的經驗提到,做創業投資的人都有這樣一個經驗,要時時刻刻看好自己的投資,不要被那些接受投資的團隊悄悄把資金轉移了。過去有不少例子顯示,創投公司由於沒有能預見其投資的公司對於資金的揮霍無度,租下豪華辦公室、無節制的人力擴張與亂給薪酬,導致資金一下子就見底了。這在過去的商業案例中多有所聞。所以,如果誰在做創業投資的時候,還無法控制好自己的投資和股份,那也實在是沒有資格做投資。同樣的道理也適用於管理上,管理者自己在管理的崗位上,防範不了這些顯而易見的風險,不能稱得上是合格。

什麼是管理者已知的風險?例如人力的配置以及是否有代理人制度和定期的招募與培育計畫。畢竟對所有企業來說,人才的流動是常態,這是一定會發生的事情。如果關鍵的職務沒有備用或可以立即補位的人才,萬一發生任何變動,都會危及企業的營運。

以上三點看似平凡但非常精要,是相當好的提醒。能確實做好這三件事的人,相信成為高效領導者的機會會大幅的增加。也讓我們彼此共同期許,努力學習成為高效領導者。